您的位置:主页 > 经典 >

宁静的村庄

总是在一个人静下心来的时候,忽然想起老家的村庄,毫无道理,也毫无缘由,这种情绪是莫名的。当我想起村庄时,眼前是慢慢流淌着的如油画般温暖的色泽。曾经的日子在那暖暖的色调里融化,那是村庄周围的庄稼,是乡亲们的目光,是村东的乌桕,是一间间相连的房舍和房舍间如迷宫般的小路,是藏着的我欢乐无忧的时光。

想起村庄的时候,我最先想到的是宁静这个词。只有宁静这个词,是配得上村庄的,也是属于村庄的。

村庄在夜里是分外宁静的,静得有些慢条斯理,静得让人不敢触碰。好多次,我在夜里从很远的地方往家里赶,车在高速公路上无声地滑行,微开的车窗外有轻轻的风声。车子轻松地穿越田野,往身后抛下一座座村庄,我的思想随着那些被抛下的村庄起伏,如道路,如山丘,如河里的微波。而就在车窗外的不远处,村庄则如一团团的暗影,列队从车窗外快速地一闪而过,像是一个简单重复着的游戏,甚至有些欢快和和愉悦的成分在。那些村庄里的树影和房舍在黑暗中向身后延伸,向夜的深处铺展,不断填满那些匆匆前行的夜。有一段时间,我甚至迷恋上了这种在黑夜里穿越田野,路过村庄时感受到的宁静的氛围。

我在不停地赶往村庄,一座属于我的,填满了个人记忆的村庄。我睁着眼睛静静地向车窗外看着,企图在这些村庄里找到我熟悉的记忆。我看见村庄里的数星灯火,在夜色里晕黄朦胧。每一星灯火下,就是一户人家,灯火在夜色里守着村庄的宁静。此刻的灯火下,一家人放下忙碌、疲惫,安享夜晚的恬静。我常默默地想,也许,他们桌上的菜肴简单,可男人的酒杯依然会满足地停在唇边,发出滋滋的声音,仿佛要一丝丝地抽去他们白日的劳乏。女人怀里搂着孩子,胳膊轻摇,觜里发出轻柔的声音,她们在轻轻地哼着催眠曲,催促孩子早点入睡,也在催促村庄早点入眠。在弥漫田野的浅岚和无边的夜色里,村庄宁静,如母亲怀中的婴儿。

夜色中的村庄是宁静的,在黎明醒来的村庄,鸡鸣犬吠声里,村庄也依然是宁静的,宁静得只有日影移动、月光倾泻,宁静得只有庄稼拔节、溪流潺湲,宁静得只有一个一个紧紧相连的日子和填满日子的琐琐碎碎。

村庄的宁静是骨子里的,没有人能打破日色月光中一座村庄的宁静。春天的蛙鼓,夏天的蝉躁,秋天的虫鸣,冬天的风声,那样的热闹,又是那样的单薄,它们的喧闹,最终都消失在村庄的宁静里,它们的喧闹,仿佛只是为了衬托村庄的宁静而存在的。

在春天的夜里,蛙鸣声在村庄的周围是孤单的,它们掀起一阵一阵的声浪,却得不到村庄应有的回应。在夜里,它们努力分割着村庄的宁静,可它们的努力,只是拉长和填满了村庄的宁静。蝉是约了高枝,它声嘶力竭的声音是在天上飞,飞得那么高,那么远。蝉声里的村庄,瞌睡连连,打着盹的村庄是分外宁静的。我们在蝉声里偷偷地跑到村东的河里游泳,竟没有一个大人发现。现在想来,我们是要感谢蝉的,它们在努力为我们遮掩着夏天的秘密,它们是我们的同谋。秋虫一点一点地撕扯着夜的冷意,让村庄一点一点地触摸冷意,在季节的寒凉里,村庄陷入深思的安宁。冬山如睡,冬天的村庄抱得紧紧的,也如冬山,适意安祥地睡了,安静而满足。

    << 返回首页 购买  更多 >>
    标签: 百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