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经典 >

静美旧时光

小时候,一到农忙季节,父母整天忙着地里的活,我就成了家里的主劳力,洗衣、做饭、喂猪……

这些家务里,我最喜欢做的是去村前的井边洗衣服。吃过早饭,一手挎着装着脏衣服的竹篮,一手拎着洗衣盆子。必须趁早,如果迟了,井边就没有位置了。井台不大,边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盆子,红的、绿的、蓝的、黄的、木质的、塑料的,在井边围成了五彩的“盆花”。村里的姑娘、媳妇、婶子们都来了,井边显得忒热闹,等得时间再长也不觉得闷,洗衣服的更是不慌不忙,一件一件慢慢地洗。等有人洗好衣服走了,才可以腾出一小块位置。

一上午的时间都耗在井边了,可并不感觉到闷,那些婶子们在一起总喜欢评价谁家的孩子学习好,谁家的生活过得富裕,谁家儿子相的姑娘长得俊,谁家两口子吵架闹矛盾等等,不时,还会爆出一阵阵笑声。

其实,村东头有一口大井,井很深,水也清,是那年干旱为灌溉农田,上面出资打的,离我们村有一里多路。因为是在空旷的庄稼地边,所以显得有些冷清。村子里的妇女们都不愿意去。

为了用水方便,村里很多人家都想在自家院子打井,可偏偏我们村这块地打不出水来。后来,村里人在一起一合计,每家出份子钱,请了一个技术好的打井队,选了村前这块位置,打了这口井。听大人们说有百来米深,内壁用钢筋混凝土井管垒砌,井内壁足足有两米宽,到了井口收拢成一米见方,还用青石板砌了井檐。

这口井的出水量很好,都说是打到了“泉眼”,夜静时分,有人还听到了井里“咕咕”地冒水的声音。水质也很好,冬暖夏凉,清澈甘甜。自从有了这口井,村里人就再也没有人去庄稼地里的那口井,虽然二十几户人家,集中用起来也不方便,但村子里的人都乐得凑这份“热闹”。

看到井边有人了,村里人都喜欢往井边凑,或者拎一个小桶去井边拎水,或者拿只盆子去洗把脸,或者随便找两件衣服去井边慢慢地搓……

村里有一位“老夫子”,喜欢看厚厚的旧书,每逢他去井边的时候,大家都会叫他讲故事,老夫子知道的故事特别多,讲起来眉飞色舞慷慨激昂,特别生动。《三侠五义》里的审奇案、平冤狱,以及侠客义士帮助官府除暴安良、行侠仗义的故事;《水浒传》里,替天行道,为朋友赴汤蹈火,两肋插刀,一个个“义”字当头,《三国演义》里的三顾茅庐,三国鼎立,群雄逐鹿……许是那时我的记忆力特别好,这些故事图画般深深镌刻在我的心里。也是从那时起,文学的种子就在我稚嫩的心里,扎下了根。

几年前,村子里接上了自来水,水井没有人用了。前一阵回村时,看到水井边有几个老人和孩子,为了安全,水井上面打上了厚实的铁皮盖子,孩子们趴在井盖上画着画儿。我走过去,和老人打着招呼,并问孩子们在画什么?一个孩子说,他们在比赛画房子,还有房子里住着很多的人。另一个孩子接着说,还有好多好多的鸡鸭,还有在水井边洗衣服……

听了孩子们的话,望着面前有些沉寂的村庄,不知怎么的,我的眼前却浮现出那些年,那些远去的世事,那些井边欢喜热闹的场景,心里竟涌起一种莫名的乡愁。

    << 返回首页 购买  更多 >>
    标签: 百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