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情感 >

穿越村庄

是的,我必须承认,尽管跋涉的脚步从未停止,但我从没有走出过村庄半步。

对于外面村庄的好奇与向往,像很多人一样,是从孩提时代开始的。小时候,跟着爷爷,上山上给家里的一群山羊割草,站在山顶上,望着远处的洁净天空下,冒着炊烟的村庄,我会呆呆地出半天神,那时候,能望到很远很远,而没有雾霭遮挡视线,我便很清楚地看到了远处村庄里的树,非常茂盛地往上蹿着个,在半空里手臂挽着手臂,为伏在他身下面的村庄、遮挡骄阳的火辣光芒。我好像看见了一朵掠过太阳的黑云彩,在村子里投下一块快速奔跑的云影子,一个和我年龄不差上下的小孩,追逐着这一小片诱人的“凉影”,在里面兴奋地跳着双脚,大喊大叫。最后爷爷的说话声打断了我正看着的“好戏”:孩子,等你长大了,有劲走得远了,就可以走到外面那些村子里,去看一看什么样子了。爷爷的这句话,在我的心里扎下了根,我梦想,快点长大,好走出自己的村庄,到更大的村庄里去看看。

没有等到我长到很大,我就开始走出自己的村子了,那就是上中学,必须到镇子上,这当中,必须要穿过张庄、王行里等四个村子,但还是在村庄里行走,我在村庄里穿行,也在年少的岁月里穿行,慢慢成长。三年里头,我看到张庄村东头的二妮儿,长大出嫁了,她头天还是一个烂漫的村女,今天就新挽了发髻,变成一个庄重的矜持少妇,幸福的红晕罩在白皙的脸蛋上,而在我上初三的第三个年头里,我看到、她的手里已经领着一个活泼可爱的孩童了,而她本人却成为了一位满面笑容的慈祥母亲。

再后来,从初中到了高中,又有八个村庄必须穿过,随着年龄的增长,当方圆几里地的村庄被我几乎走遍时,我年少的心、更加向往外面更远的村庄了。他们诱惑着我、让我不断远行。在这几年里,我陆续听母亲说,村子里的人越来越稀少了,只留下老弱和儿童留守在村子里,我知道,村庄已经和张大爷一样,也越来越老了,直逼向暮年。

走的村庄多了,就会发现、村庄的样子总是相似的,像一位老人,默默地蹲踞在那里,不言不语,虽饱经风霜而又深沉缄默,实际上,它们都在以让人不易察觉的变化,更迭着昨日和今日的内容。多年的草房变成瓦房,进而变成了楼房,房屋里的主人,以前住着的白胡子老汉没了,今天住着的壮汉子又慢慢老去,村子里,从我记事开始,有多少老人走掉了呢?记不清了。倒是村子里的街巷小路没大变化,每次走过,让人有似曾回归童年的感觉,不由得不想起没去世前的爷爷、领着我穿过大街小巷、去追卖糖的货郎老汉的情景,想到此,我就会把眼泪流在眼镜片上。

我一共走了多少村庄,这让现在已在城市里、生活工作的我,也说不清楚了。但我清楚的是:我一辈子都不会走出心中的村庄,也不愿走出村庄。

    << 返回首页 购买  更多 >>
    标签: 百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