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热读 >

世有困惑,必须发问

我们生活在一个渴望成功的时代,我也想成功,我电想证明自己。我跑遍了世界各地去寻找那些成功的人,然后去询问他们有没有什么成功的秘诀。我采访了500多位精英人士,对成功的定义有了质疑。到底什么算成功?更成功又怎样?我们的社会是不是患了“成功综合征”?为了“成功”,我们常常忘怀自己的初衷和心坎真正的渴望;为了“成功”,我们急慌忙忙地赶路,经常撞着这个碰到那个,我们是不是想过把他们扶起来,说声对不起?为了“成功”,我们漠视了路边的景色,漠视身边的人,我们能不能停下脚步给他们一个微笑,给他们一个拥抱?在我看来成功的重要意义在于做自己。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妄谈创造历史,但做自己是可望可即的事。如果每个人能够在追求个人成功的同时,一起推动社会变得更开放、更公道、更暖和,这是不是一种更了不起的成功?

做访谈节目的人是以提问为生的。我们这辈子做的最首要的工作就是不断地提问。但是如果我们回顾一下我们从小受的教导当中有多少环节是在训练我们问问题呢?基本上没有。我们一直受到的训练是回答问题,先把老师教的答案记住,然后在考试的时候再还给老师。

美国学校的老师特别鼓励学生提问。在中国的学校,老师可能对学生说,这儿有三道方程式需要你来解答;在美国学校,老师很可能说,你自己编三道方程式让其他的同学解答。这可能是一种教导方式上的不同,所以实际上大多数中国人,特别是我们这种被学校一步步培植出来的“好学生”,对如何提问没什么概念。我在哥伦比亚大学读钻研生的时候,我当时选修的一门课是社会学,因为我认为做传媒的人需要有一些社会学方面的根基知识。我每天上课都准时到,作业按时完成,老师嘱咐看的参考书都看了,论文也写得还不错,可是到期末我发现所有的课程里面唯有这门课得了一个B,其他功课都是A或A-。怎么会得一个B呢?我就去找社会学的教授理论,我说你是不是搞错了?她翻看了一下我的记载说:“的确你的作业都交了,完成得也不错,但是我要给你一个处分,因为你上课从来不问问题,这就说明你上课的参与度不高。”当然后来我据理力争,申辩说因为刚来美国不久,有时组织语言的速度稍慢,往往刚想说就被其他同学抢了先,等等。老师看来是动了心,最终给了我一个B+。

说到我与主持人职业相关的第一次提问,还带有点和顺的对质。1990年,我从北京外国语学院毕业的那一年,当时中央电视台《正大综艺》的制片人辛少英到北外去招主持人,这也是革新开放以后中央电视台第一次在社会上招聘主持人,而且不以播音和传媒专业为限。轮到我自我介绍时,我反问她:“为什么在电视上女主持人总是一个从属的地位,为什么她就一定是清纯、可爱、善解人意的,而不能够更多地发表自己的见解和观点呢?”我当时其实是用这样一个问题来表达自己的某种不满,但没有想到这个问题给她留下了印象。后来我被通知去参加第二次面试,第三次、第四次,直至第七次面试后走上《正大综艺》的舞台。回头看起来,我心存感激之余,也认为离不开当时的时代背景。那时社会刚刚经历动荡,气氛沉闷,,人们厌烦了生硬的电视语言,愿望通过电视领会外部世界,在更人性化的交流中放松心情,有更多的空间来表达个性。《正大综艺》大概是中央电视台第一个不需要主持人按部就班念稿子的节目。

(责任编辑:Mickey)

更多

更多有关的文章

  • 上一篇:人生如茶
  • 下一篇:生命不转弯
  • 援助商链接

    每日重点推选

  • 我把自己找回来了

    在这小半年的光阴里,我认为生活的苦楚、焦躁不安,不是我经历过多么悲伤的事情,也不...

  • 援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

    视觉焦点

    好看看随机推选

    在线导语专题

    版权声明 - 加入好看看 - 联系方式 - 致作家 - 关于好看看 - 网站地图 - 话题导语 - 高档搜索

    Copyright © 2009-2012 Ledu365. 好看看网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47616号-1

      << 返回首页购买  更多 >>
      标签:必须  疑惑  发问  百度搜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