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热读 >

窗外那棵树

家住四楼,窗外有一棵树,推开玻璃,伸手可与枝叶相握。

认识的树不少,可独不识它。春天,别的树都长叶、开花了,它的枝杈依旧如水墨画。直到三月中旬,才吐出一片片嫩芽。因为高大,在两栋楼的狭窄空隙里,和煦的阳光对它格外慷慨。嫩芽迅速长开,不几日,整棵树就绿意葱葱起来。

桃树、杏树、梨树开花了,它按兵不动;夹竹桃、紫薇、木槿开花了,它安之若素。看到别的窗前花团锦簇,说不失望是假的。好在它绿得认真,绿得纯粹。伏案久了,抬头看窗外,满眼的绿意在风中摇曳,偶尔还停落一只蝉或一只鸟,也不失为一道美丽的风景。

一个秋日,电脑前坐了几个小时,颈椎又开始疼痛,于是倒了杯茶去看风景。没想到,那棵绿了两季的树竟开出了花,花瓣细小娇黄,靠近花萼处又呈鲜红色,一朵朵簇拥在枝条上,呈圆锥状。它们全都长在树梢,上面蓝天,下面绿叶,整个画面竟绚丽得有些耀眼。

原以为它是一棵不会开花的树,谁知竟在秋天,万花凋零之际,给了我莫大的惊喜。更不知道的是,这惊喜才仅仅是个开始。手机上有个软件叫“识花君”,扫一扫才知道这棵树叫栾树,是一种很有名的观赏树。栾树在我国历史悠久,在宋代就有诗人写它“树头金果铁团栾,千圣犹难著眼看”。认识那么久,一直以“无名树”存在我的世界,也没想过用“识花君”识别,可能潜意识里觉得它不是花,就不值得我请一次“识花君”。我有点为自己的轻慢与浅薄羞愧。

不几日,花落了,地上如铺了一层金黄色的雨,“黄金雨渐逝,铜钱串始生。”花落了,果实长出来了,像铜钱串一样,开始呈绿色,成熟后变成粉色。高高地挂在枝头,又像一个个小灯笼。在阳光的照射下,比花更美丽,更醒目。

植物界有个很有意思的定律,当你没留意一种植物时,即便天天看见,也会视若无物,一旦留意到以后,就会频频遇见。从那以后,我到处见到栾树,我们小区有,隔壁小区也有,公园里有,连阜城的各条大道两旁,栾树都排成了行。翠绿的叶,金黄的花,粉红的果,映衬着蓝天白云,真是一处亮丽的风景。

如果说夏天是紫薇的,那么秋天就是栾树的,在别的树开始落叶时,栾树奉献了自己的花与果,把它积蓄了两个季节的美丽与热情全都拿了出来,阻止了急匆匆赶来的秋的萧瑟。

栾树开花结果都在树梢,如不是从远处观看,看它须抬头。我感谢所居住的四楼,欣赏它,视角得天独厚。泡一杯清茶,坐在窗内,看那淡红的蒴果上,因阳光的照耀而跳动的光辉,觉得这个秋天比以往过得更有意义。

    << 返回首页 购买  更多 >>
    标签: 百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