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人生 >

山乡巨变

电话里,二哥说村子已经整体搬迁到了山外,修建在交通便利、平坦开阔的地面上。家家盖起了二层小楼,用着自来水,安装了太阳能,许多人家还买了小汽车,车可以一直开进院子里。有些年没回家了,该回去看看了。

我的家原在凤凰山脚下一个小村里。村里家家临沟,人住窑洞,出门就上坡,往地里送粪多是肩挑人扛。我家窑坡又陡又长,送粪时,牛在前边拉,全家人在后面推,才能上去。有一次,二哥骑自行车掉到沟里,村路上那个红石坡实在是太陡了。

村上几十户人家一口水井,水井深不见底,挑水要排队。我母亲把它作为考察女婿的手段,新女婿上门要先去挑水。村子地处偏僻,村子里一些上了年纪的人,一辈子没洗过澡,更不知道城市是什么模样。丘陵地干旱少雨,土地瘠薄,红薯是主要口粮,一年中有大半年都指着红薯过日子,又没有其他经济来源,人总是穷兮兮的。

村里年轻人早就想搬到山外了。

车开进新村,哥嫂和侄子们已等候在街口。亲人相见,分外亲热。到了家,二哥把我们引领到二楼平台上坐下。那是个好地方,冬可享暖、夏可乘凉,还可眺望观景。

阳光下,放眼四野:麦田碧绿,公路畅达,车流熙攘,农舍整齐,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眼前新村,一条条街道笔直纵横,一座座楼房整齐排列,红砖灰瓦泊在绿色原野上,宛若一幅画。一切都不是山村窑院所能比拟的。

回望原来山村,一道蜿蜒起伏的土岭横在山前,凤凰山露出山尖。山脚下,还有几户老人家。山村正在进行新规划。

“开饭啰,下来吃饭。”二嫂一声呼唤,把我们拉到了饭桌前。满满两桌丰盛菜肴。

席间说起现在的生活,大家异口同声都说好。二哥两个儿子,两座二层小楼,两辆小轿车。自来水、太阳能,所有的各种家电,一应俱全。多少年来,人们向往外面世界,希望过另一种生活,如今,他们如愿以偿。说到农村政策更是前所未有的好:种地有补贴,粮食收购价格有保证,购买农机还有补贴,党的惠农政策真是没得说。至于新家、老家,不用说——新家好,老家记心上。

    << 返回首页 购买  更多 >>
    标签: 百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