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人生 >

阿三哥

阿三哥在家里排行老三,五兄妹当中他算最聪明,读过两年书,却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上。十里八乡外,只要提起阿三,大家都说晓得有这个人。

二十多年前,山旮旯里的小寨是没有办法拉上自来水管的。村里人办喜事、丧事等,都得请人到十里外去挑水。而挑水这样的苦差事,给再多的工钱,年轻人都不愿意,只有一些憨厚的老人愿意。然而,这样的活儿阿三哥却乐此不疲。

阿三哥身强力壮,别的事情不做,偏偏当上了挑水工。因为家里穷的缘故吧,阿三哥帮别人挑水,厨房都会给他摆上满满的一桌菜,不但自己能吃好喝好,还能让家里人吃香喝辣。

阿三哥勤劳能干,只要听说寨邻有喜事,他就开心地笑得合不拢嘴。本来滴酒不沾的他,却一次次地被别人灌醉。

慢慢地,阿三哥成了乡镇里最廉价的劳动力,最重、最脏的活儿都让他给摊上了——开垦荒田、挑砖捡瓦、砍草、挖地基,向来都是很便宜的,只要三餐管酒喝,工钱可以随便开。

肖二在村里承包土地,种了很多玉米,吆喝阿三哥去帮他挑粪作肥料。不善言辞的阿三哥,喝下两碗酒,还没说上几句话,就答应了。牛多,粪也一天天在增多,五块钱就够他足足挑了三个月。

阿三哥常年在外流浪式地打工,嗜酒如命,荒坡上、河沟边、山脚下,到处是他酣睡的港湾。饿了就喝,累了就倒,以地为床,以天为帐,虽然一个人,却看不出他的孤独与寂寞。

多年以后,阿三哥人已苍老,体力衰退,头发斑白,却依然那样热情好客,只要客人一进门,他就倒上满满的一碗酒。喝上两三碗酒,就醉醺醺地倒在床底下睡着了,刚叫醒不到一分钟,又打着呼噜睡着了。

阿三哥是个低保户,那几个钱还不够付他一日三餐的酒费,只能靠寨邻过大年,晚间悄悄地睡到别人家的屋檐下,一睡又是一个春节。

    << 返回首页 购买  更多 >>
    标签: 百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