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人生 >

生活,所谓

围着南湖散步,不停地转圈,我只是在转圈。绵长的路是一样的,衣角的风是一样的,飘落的叶是一样的,脚边的小石子是一样的,迅疾的步子是一样的,卷曲的手指是一样的,迷离的眼神是一样的。我只是机械的转着圈,大脑在转着圈,却总在某个瞬间忆起某件事,撩拨了心尖上的弦儿,有些受惊,有些闪躲,更多的是窥视和正视后的无奈,最终落得感叹时光的流逝。在同一块土地上,回忆里闪现着是不同的景象,光阴流转,回忆在更替,如四季。

生活,是一部舞台剧。我们各自都是转圈的戏子,面着浓妆,眉心点了一个美人痣。玉炉香,红烛泪,舞台摇曳的光影斑驳疏离。有形体优美华丽的舞者,亦有笨拙粗陋的。是否能完美永恒地转下去?关于我的笨拙的。站在舞台上,执拗的我,掩面羞涩的我,八爪鱼似的我,不慎摔倒的我,时而疯癫的我,偶有惊艳的我,下不了台的我。世人看到的,只是一个面无表情的苍白冷血的演员。

偶尔热情来了,扛着相机四处奔走,去拍拍风景。望着变幻的光线和旖旎的风景,记录的那一刻,总会流露出一种不自觉的快乐,简单却肤浅,原来生活就该是简单的不动声色的。一张定格的照片就可以做到。只是,生活,很快就会远去,像这风景,但又会转回来,带来带走一些风尘,如一个圈,如四季。

生活,就像是书籍,看了会忘,不看又惦记。偶尔语不惊人死不休,大多时候,索然乏味。有时乐的嘴角上扬,有时苦的黯然神伤。有时轻易地将自己抽离,有时不能自已带入角色里。有时翻得快些,有时看着慢些,好像时间能轻易或短或长似的,就像是痛苦与欢愉的长短,你是可以操纵的。反复回味的,却已变味了的,早已不似初见。却在回忆里不断盘旋、更替,如四季。

生活,只似我们的衣着,得体的、不得体的,附着于皮肤之上,在解决了温饱、温暖和温情之后,大抵,就是这般模样了。无非只是衣物的薄与厚,更替,如四季。

生活,不能深省。深省使人孤独。孤独生痛苦。每个人都是孤独的流浪者,每个人也都在寻求一种自在又自由的生活,试图摆脱或是缓解孤独。每个人都似旋转的陀螺,不能停下来,主动或被动的,旋转。停下来的那刻,就是永久的停止。我们像无数的平行线那样延伸,踏于时光的小径,结伴同行,却从不打照面。在不同的空间旋转着飞舞着奔忙着。有一天,你消失了,或者我消失了。彼此不得而知,也不必知晓。

这就是生活。

    << 返回首页 购买  更多 >>
    标签: 百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