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人生 >

钟爱小馆子

外地朋友来到长沙,作为东道主的我,理所当然应尽地主之谊。而我在长沙宴请远道的朋友,不喜欢去某某环球大酒楼,也讨厌到什么国际大酒家,原因很简单,倘若我这样做的话,那就好比一个时尚的满哥身着一套笔挺的西装,却脚蹬运动鞋。这虽然看上去很洋气,可总让人觉得怪怪的。而我喜欢引领着这些外地朋友,到南门口、坡子街、太平街,去品尝那些地道的长沙美食——口味虾、嗍螺、干锅牛蛙……朋友们在欣赏美味之余,还学会了两句长沙话:一句是好韵味,一句是辣醉哒。

小馆子,顾名思义,面积当然很小,仅能容下几张餐桌。有时候你在大快朵颐之际,无意之中还能碰到其他邻桌食客的胳膊,又或是其他食客戳到你的后背,总之一个字——挤。另外,环境也不怎么样,也许还没有进行所谓的专业装修,桌子、椅子也是因陋就简。不过话说回来,小馆子的菜肴却是蛮有特色的——经济实惠还可口。

现在回想起来,我的小馆子情结或多或少受了我爷老倌(父亲)的影响吧。小时候,闲来无事的节假日,作为文艺积极分子的爷老倌,总会领着我到红色、燎原、银宫等影院看电影。一场接着一场地看后,肚子难免咕咕作响。我们便随意走进一家小馆子,爷崽俩来两碟蛋炒饭、一碗擦菜子打的汤,再来几坨红烧猪脚。一声声饱嗝之后,我们心满意足。环顾四周,食客们个个吃得相当尽兴,大家应该都感到一种放松,这是一种无忧无虑的生活。

参加工作后,我一直保持到小馆子吃饭的爱好。早中晚餐 ,乃至宵夜皆在小馆子解决 。那时我在广州工作,“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感觉很不是滋味。经过几次的实地品尝,我发现环市东路一条巷子里一家小馆子的盒饭比较合我的心意——物美价廉,而且挺卫生的。于是一日三餐我都在这家小馆子解决:早餐3元肠粉,中晚餐共10元的盒饭,偶尔叫个干炒牛河当作夜宵,一个月的伙食费算下来也只有500元左右。 要知道5元一个的盒饭,当时在广州打着灯笼也难找到几家呢,更何况该小馆子菜的品种和口味极吸引人。附近广东电视台的不少职员更是把该小馆子当成其单位食堂,其职员一天订的盒饭不计其数。由于经常光顾,与该小馆子的老板及店伙也混熟了。伙计相当关照,盛菜时总是暗中“加码”,因此我那5元的盒饭简直可以用“超值 ”二字来形容。每当我饱食之后,店内便人满为患,坐起而喧哗者都是来吃盒饭的呢。看来早来10分钟还是蛮有好处的。走出店门,看看手表,时间尚早,于是鼓腹而行,东看西瞧,优哉游哉,好不快活。

后来,我又有机会从广州到香港度假。香港的小馆子有如过江之鲫,遍布大街小巷 ,就连香港的中环也不例外。香港的小馆子别有一番风致,人多而不喧哗,食客们被食物的香味热情地拥抱着。“美食天堂,名不虚传”,你领略过香港的小馆子后,一定会发出这样的感叹。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多少热情的长沙满哥和妹坨在小馆子度着诗意的夏天、甜蜜的光阴,自然,我这个老满哥,也是其中一员。

    << 返回首页 购买  更多 >>
    标签: 百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