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人物 >

专访周立波:幽默也是一种实力(2)

周立波1:就是你让下面同学笑和同学拍手,你只要把语调弄出来,我说一个相声叫《未来世界》,塑料的汽车,塑料的花,塑料的马路把歌唱~~~(拉拉调),下面就哗哗(鼓掌)的。你是机器机器机器人,呀呀…(很夸张的语调),很傻那时候。

记者:这里面听着没有任何幽默的成分?

周立波1:对对对,你只要语调一上去,一定鼓掌。

讲解:童年的周立波,并不满足于舞台上毫无赌气的演出,于是在生活中上演了一出又一出令人啼笑皆非的戏码,他的表演天分也在此时初露端倪。

周立波:包括我看了一个电影,看完电影,我就会看看家里面没人,可能妈妈一两天没打过我忘了,我会把家里面的蕃茄酱撬开,涂在脸上,涂在这里,然后再用墨水,弄完之后贴在天上,整个紫的身上,那时候窗帘是泡泡纱,下午拉起来,然后一把菜刀上面蕃茄酱倒完,然后我就……(做出一个他杀现场的表情),把我妈吓的,就逃出去了我妈,哇,真的以为逝世了,我妈一叫,我也跳起来了,我就往外面逃了,我妈再折返回来,折返回来正好堵住我,拖鞋(打)。

讲解:童年的顽劣和被妈妈暴打的经历,后来都成为了周立波舞台上的段子。

周立波1:打到最后打成境界了,到境界了,打完以后再问什么事。

记者:肯定不会错?

周立波1:一定,一定不会错。

记者:但是你算是孩子王吗?

周立波1:二王,我永远没当过一王。

记者:你认为当一王风险高是吗?

周立波1:(一王)冲锋陷阵的,二王适宜的时候就可以开溜的。

记者:你的二王气质一直在节目当中。

周立波3:所以我挺二的。

讲解:1981年,虚岁不到15岁的周立波报考上海国民诙谐剧团,几千个人竞争十几个名额,尚未满招考年纪的周立波竟然提前三轮被破格录取。

周立波1:我是严顺开老师招我进去的,就是因为我的一个反应,当时的反应是一个成人也反应不出的反应。

周立波1:我就说妈妈妈妈快点回来,爸爸买了一个电视机,他说哦,是什么电视机啊,是什么电视,哦是个彩色电视机,彩色电视好看好看,真是色彩非常好看,怎么色彩好看,那真是黑白分明,彩色电视机怎么黑白分明,今天放黑白电影。

记者:你当时没愣一下吗?

周立波1:愣都没愣,哗就出来了,反应到现在很多成人都做不出的,不可能做出来。

记者:你说完之后,他就说就是你了?

周立波1:对啊,他说停,就是你了。

讲解:这就是当年的诙谐剧团“大可堂”的旧址。 29年前,周立波来到这里,开始他正式曲艺生涯训练的第一步。他在这里经历了4年正统的诙谐理论与演艺培训,每天六点钟起床,一天两个小时练功,练就了他唱念做打的身段和扎实的曲艺基本功。

周立波:这边原来都有把杆的。

记者:练什么功?

周立波(剧团):练毯子功,跳舞,跳民族舞,跳芭蕾舞。

记者:学那个对表演有什么?

周立波(剧团):你的肢体,你看我和所有曲艺员台上肢体不一样,不会一样的,这就是因为原来我有舞蹈功底。

讲解:在诙谐剧团,周立波的天性得到了更好的释放。青春期的他经常冒出种种恶作剧的怪点子。天性顽劣、精力过盛的他也经常逃课。

周立波:逃课怎么逃呢?就到我们的文营医院,是栋小洋房,然后我们就把门倒立。

柴静:干吗?

周立波:倒立5分钟,倒立完了以后就爬起来,跟你说,医生我怎么,你看看,都红了,一倒立一定充血的,10分钟之内一定是充血的,一个星期休息,就这样。

柴静:你的老师应该很领会你了吧。你的把戏。

周立波:后来很领会了,但原来是不知道的,后来一次老师是跟在后面,而且真的真的是叫碰到鬼了,我门没打锁,我还倒立,老师说你立,立。后来想请假就是不可能了。

讲解:周立波师承上海知名诙谐戏艺术表演大师周柏春、姚慕双、严顺开等人,他从每个人身上都汲取了表演的养分,但反传统的他,从来没有真正拜过师傅。

周立波2:我们周(柏春)老师就很优雅,很清,很纯,很洁净。

记者:你说周老师?

周立波2:对,他面无表情,照样可以让台下忍俊不禁。

记者:可不可以说你是接续上了他的春秋?

周立波2:受到了影响,那我受影响人很多。

周立波1:但我没有拜过老师,我所有同学当中只有我一个没拜师,我回绝拜师嘛。

记者:你回绝拜师?

周立波1:嗯。

记者:这不是一个行业的传统吗?

周立波1:对,所以我反传统。

记者:你为什么要回绝?

周立波1:为什么我姓周,要变成严派,为什么要姓周要变成姚派?

记者:很多人认为那只是一种学习的方式?

周立波1:不是,一个人应该把别人捏碎变成自己,不能把自己捏碎变成别人。

记者:你在多大的时候有这样的想法?

周立波1:我20岁的时候在西宁晚报上就写了,周立波的老师是周立波。

记者:会不会太狂妄了?

周立波1:是的。后来给老师骂了,报纸已经登出去了,骂了也就骂了。严(顺开)老师当时,这小鬼,这种性格一直闯祸,早晚要进去,后来我就进去了。

讲解:周立波天性中自我、叛逆、反传统的一面让他在舞台上很容易崭露头角、独树一帜,但他顽劣、自傲、恃才放旷的脾气也给他的人生埋下了危险的种子。严顺开老师的一句话一语成谶。19岁就已成为红遍上海滩的“小诙谐”的周立波,在他23岁那年,因为误伤当时猛烈反对他恋爱的女友的父亲而被判入狱。

周立波:想想其实我迎头痛击的事情太多了,今天还在台上接受观众的掌声,鲜花,这孩子真聪明,第二天七点钟就被公安局抓进去了,第二天的早晨1点15分,进了一个牢房,10平方米不到,关了24个人的牢房。

记者:但是200多天失去自由,这是个巨大的代价。

周立波1:这是代价,同时这也是经验,这也是成本,我体验了别人不太可能体验的那种生活。

记者:那200多天,你那时候反思过你自己吗?

周立波1:就是我在30岁之前,我的自控能力是很差的,很聪明,但是自控能力差,再往小就是多动症,多动症以后如果没治愈,就是自控能力的缺失。自控能力的缺失就是在于在没有预料的前提闯祸,闯那种没有价值的祸,就是这样。

<< 返回首页购买  更多 >>
标签:一种  也是  幽默  专访  实力  周立波  百度搜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