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人物 >

小S:传统未来人

小S:传统未来人

她不想强迫自己忍什么,但她的小刁滑、小热忱,以及无微不至的分寸感,让她的生活可以忍受,让我们的生活也似乎可以忍受了。她是个嘻嘻哈哈寻求公道的友善姑娘,是个什么都没耽误的幸运女郎。

2002年,小S上蔡康永主持的电台节目鼓吹新书《小S的牙套日记》。那是两人初次见面。读书人实在难以理解,竟有人为了戴牙套这事儿专门出本书?没想到,这个女孩会在第二年成为他的同伴,两人擦出的火花,让一档综艺节目红了10年,从台湾红到内地,并让两岸三地一批80、90后观众,看到“康熙”二字,在联想到那位皇帝前,已经被蔡康永和徐熙娣占有了认知。

那时的小S满头金发、穿眉环、文身,主持着一档在台湾年轻人中家喻户晓的节目,谈过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却也常常因为出位的言行,被媒体和观众毫不留情地批判。

12年后,我在徐熙娣位于台北忠孝东路的公司见到她时,已经很难将眼前的她和2002年的她联系起来。第一眼我甚至没认出她。她悄无声息地走进会客室,没化妆,灰黑色T恤包裹着瘦削的肩头。小手小脚细腿,像尚在发育的少女。

有时打扮太随意,出门前老公Mike会问她,“你断定就这样出去吗?”小S反问,“有怎么样吗?”Mike提醒,“可以稍微再弄一下。”

“这就是我平时的样子,今天还是特意打扮过的。”她用一句自嘲化解了初次见面的为难,目光热诚,又带点狡黠。

这一天除了采访,她没有布置别的工作,她说,自己更在乎过一种“正常人的生活”。“生活”于现在的她,是比“红”更首要的词。

在2002年那期节目的最后,蔡康永这样评价小S:她绝对不会过那样的人生,担心上一代走失、担心下一代不乖,担心明天会失业,她和他们是不同的两代人。世上也的确有熙娣这样的人,她展现的潇洒和活的法子,都不一样。她代表未来。

真的不一样吗?

楚门

做明星21年,小S经历过几次重大事件:2000年和黄子佼分别、2010年的“家暴”事件以及2013年“胖达人”面包官司。这些时刻一旦渡过,便成了她用来自嘲的笑料。

2015年1月,被觉得“一辈子不可能在《康熙来了》”出现的黄子佼在节目中与她见面,回忆当年,小S哽咽着向黄道歉,“在节目上公开两人分别的事太冲动。”当期节目在台湾的收视达到了开播11年来的峰值,高达4.3%。

“换作我,一开始就不会选择在节目中公开,因为我不是楚门这种人。”蔡康永说,把生活摊在公众眼前的人,很可能像楚门这样,因为受不了,长大以后躲起来过另一种生活。“黄子佼来‘康熙’,当然有经过S点头,这是除了S没有任何人可以干涉的事情。当她同意的时候,就说明她具备了这个能量和风格,她可以活在公众面前。”

的确,从主持《娱乐百分百》开始,小S在公众面前已经活了16年。台湾人目睹了她从丑小鸭开始演变、嫁人、生女,像看一部不曾完结的《成长的烦恼》。

观众不知道,当年主持《娱乐百分百》,其实是个无奈的选择。

1998年,大小S已经从华冈艺校毕业,唱片销量不佳,因为版权问题公司解约,以为自己的明星生涯至此收场。这时,八大电视台的祝志杰找到了她们。八大在当时是个没落的电视台,祝志杰愿望姐妹俩做一档主打年轻观众市场的直播娱乐新闻节目,以挽救收视率。姐妹俩面面相觑,直播?讲错话那不就逝世定了吗?

因为口无遮拦,年龄轻轻的姐妹俩得罪了不少人,最后打动她们的是祝志杰的一句话,“你们想做什么都可以,节目就随便你们、交给你们了。”反正也没有其他时机,不如试试吧。

就这样坐上了主播台。

既然做什么都可以,那不如做长于的。从小,姐妹俩就喜爱讨论一切可以讨论的琐事,睡同一张床也有说不完的话。在家讲不完的就上节目持续讲,讲和妈妈吵架、讲家里的狗生病、讲恋爱的甜蜜和烦恼。节目常常处于失控状态,有时姐妹俩聊得兴起,准备的新闻一条都没播节目就收场了;有时录影前恰好吵架,谁也不理谁,新闻播完了,只好把之前的拿来再播一次。

一开始观众并不认可这种形式,不时有观众打电话或写信到电台,要求换掉这两个口无遮拦、没有礼貌的女生,反而让这个原先老气横秋的电视台得到了不少年轻人的注意。一些原先不看节目的人被骂声吸引过来,发现,“咦,她们没那么讨厌啊,而且,我们在家里不也这么说话吗?只是一坐到镜头前就正经了。”于是开始喜爱她们。

一次,大S因和家人吵架离家出走,主播台前只剩小S一人。她边哭边对姐姐喊话,“今天无论你遇到什么事情,世界上最爱你的永远是你的家人。不管任何人,包括我们的朋友,只要你危害到我家人的感情,我不会原谅你。而且你26岁了,愿望你有责任感……”哽咽着说不下去,只好先进广告。

点击下载__好看看APP(Android)__每天更新文章

好看看APP二维码

<< 返回首页购买  更多 >>
标签:传统  来人  百度搜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