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人物 >

宋佳:真人秀太可怕,我还是去演戏吧

宋佳:真人秀太可怕,我还是去演戏吧

2014年初秋,演员宋佳参加了一档名为《一年级》的真人秀——给刚入小学的36个熊孩子当生活老师。此后,亿万观众愕然发现,这个总以大女人形象活跃于影视剧的东北姑娘形象,“摇身一变”成为每天哭八遍的小花老师。

全部2013年,宋佳只出演了一部电视剧——《四十九日·祭》,由严歌苓的《金陵十三钗》改编,对应角色是倪妮在张艺谋的电影中饰演的玉墨。但熟识宋佳的人知道,她其实是个高产的工作狂。即使是在3个月内接连击败大热门《甄嬛传》顺利拿下白玉兰奖和金鹰奖的“视后”,她也很快发微博说:“维持清醒,持续前行!”

真人秀太可怕

“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拎俩箱子就去了。”宋佳是这样去《一年级》报到的,“做一个节目嘛,嘻嘻哈哈就过去了。”

下了飞机,手忙脚乱地拎着两个大箱子上了出租车,司机问她去哪儿,“去一个学校”。

“哪个学校?”“……我也不知道。”当宋佳完全跳脱演员的身份,转换到生活老师,之前的人生经验好像都不起作用了。“我的个性其实跟生活老师是相悖的:我不喜爱孩子,嫌孩子麻烦,非常没有耐心,还粗线条。”但在这场真人秀中,她必须处理与一年级的孩子们生活相关的一切事务——打饭、洗澡、哄孩子睡觉……

一切处理完毕,工作人员问她:“这么晚了,你还没吃晚饭吧?”她突然大哭,不可抑制。第一期节目播出后的当晚, “宋佳被熊孩子逼哭”的新闻上了头条。因为没人拿她当明星,所有人都把她当成一名普通的实习生活老师。校长批判她的衣服太花,会分散学生的注意力,话还没说完,宋佳已经哭成潦攀泪人:“我哭是因为我太想做好,可还是做不好……”

“有没有人?能不能听到我说话?”她对着摄像头呼救,给节目组的人打电话,但没一个人接,“我不是在撒娇,我真的不行了,已经超越我的底线了。”用陈学冬的话说,宋佳宁肯不要报酬也不想持续录制了。

“但是没有仁攀理我,天哪,真人秀真是一个好可怕的东西!”宋佳也承认第一周的确表现不好,但第二次录制的时候,她有了崭新的姿态:“不管我能不能做好,我都要用心努力去做。”有个孩子忘怀行李箱的密码,父母也不记得,拨弄很久箱子还是打不开。这要是发生在宋佳身上,她宁可把箱子扔掉,但为了那个眼巴巴看着她的孩子,宋佳找厂家,联系工程师逐步教她,终于打开了行李箱。她用一招“奉告你个秘密”哄好了因想家哭个不停的女孩,也劝住了打架的男生。生活老师的工作越来越顺手,但宋佳的眼泪还是没少流。

熊孩子们在她打饭的时候凑过来说:“小花老师,我好喜爱你。”还有的会体贴道:“小花老师,你今天好累对不对?”为了让性格急、爱打架的马皓轩听话,她说如果表现好会奖励他小礼物。晚上马皓轩找她拿礼物,她问道:“你是为潦攀礼物才表现好的吗?”男孩答道:“不是,我是为了让小花老师兴奋。”

“如果是一个年纪相仿的帅哥跟你说这番话,你会怎样?”在宋佳做客《天天向上》时,汪涵问道。“那我肯定完蛋了!”宋佳说。

颁奖只是一场盛宴:片场才是主场

2 0 1 2年9月的金鹰节上,“最受观众嗜好女演员奖”及“最佳表演艺术奖”两项大奖都由观众投票,宋佳实至名归。但对她来说,拿奖,或者不拿奖,还是得小弟回剧组干活。

“我痴迷于创作角色的历程,拿奖是锦上添花的事儿。”这个平时大大咧咧的东北妞儿特别不习性万众注视的感到——只有在戏里她才干发挥自如,因为戏里的她“角色附体”。

对于演戏,宋佳是怎么拧巴怎么来,“我挑戏从来只啃硬骨头,什么难我就爱演什么,所以我选的角色大多撕心裂肺,很极致,《中国往事》中的少奶奶、《风车》里的小姨、《悬崖》里的女特务……我不信任本质出演,更愿意去揣摩这些角色,用自己的方式来创造,我认为这才是演戏”。

然而,繁杂角色背后的宋佳异常简单。

她穿件白衬衫、梳着马尾就上电视节目,曾有时尚杂志问她的护肤秘诀,宋佳愣了一会儿,说:“那就是不洗脸吧,我经常戴个帽子就出门了。”

宋佳视片场为战场。她很喜爱老戏骨梅丽尔·斯特里普说过的一句话:“我并不排斥红地毯或做采访,但如果我永远光鲜亮丽地出现,我如何让你信任我的那些角色?”

宋佳记住了这句话,也这么做着。可能前一天晚上还穿着国际大牌的衣服走红毯,第二天就换上了大棉袄。有人拿这种比较打趣,宋佳不但没认为不好意思,反而有些高傲,“演员的战场在片场”。她愿望通过表演,能为作品增加“一些感受,一些精神上的,让观众看了能够静下心想一想的东西”。

点击下载__好看看APP(Android)__每天更新文章

好看看APP二维码

<< 返回首页购买  更多 >>
标签:还是  可怕  真人  演戏  宋佳  秀太  百度搜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