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社会 >

一个国家的诚信

1756年,在英国,一个带有皇室血统的女子,悄悄地为英国的贵族诺森伯兰公爵生下了一个男婴,这个私生子的名字叫詹姆斯·史密森。

  小史密森天赋过人,思维敏捷,2l岁便从学术的“尖塔之城”——牛津大学毕业,22岁就被选为英国皇家学会会员。

  然而,尽管如此,他私生子的身份却是他胸口一直无法褪去的伤疤,也是别人讽刺和打击他的笑柄。

  在一次盛怒之下,坚毅的他向父亲发誓:“我会让自己青史留名,即使将来人们把诺森伯兰这个贵族姓氏忘得干干净净,也会永远记得我的名字!”

  为了实现自己的豪言,他非常努力地钻研自己的科学事业,并如愿地成为了英国着名科学家,三方晶系矿物里的“菱锌矿”就是以他的姓氏命名的。

  这无疑让他的身份得到了认可,在科学界,他的名字永远被记得也成了现实。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真正令他的名字永垂千古的却源于他的一次捐赠。

  史密森有一大笔惊人资产,但是他却没有子孙,只有一个侄子。

  1826年的一天,71岁高龄的史密森写下一份遗嘱,他在遗嘱中表示,自己死后将把所有的资产留给侄子,但是,如果侄子死亡并且没有后代的话,遗产将赠给遥远的美国政府,用于在华盛顿特区建造一个“致力于增进和传播人类的知识”为目的的研究学会。

  颇耐人寻味的是,史密森先生从未曾踏上过美国的土地,但在他内心深处却认定“美国是一个最有创造力的、有着完美制度的、乌托邦式的国家”。3年后的1829年,这个老人在意大利离开了这个世界。不幸的是,他的侄子居然也年纪轻轻死去,而且没有任何子孙。

  仿佛一切是造化使然,一如他当初所言——人们可能真的要把诺森伯兰这个贵族姓氏给忘记了。

  不过,美国没有忘记他,当时的美国总统杰克逊特地派外交官理查德·腊思千里迢迢地赶来,在英国法庭和英国人打了一场旷日持久的遗产战。

  整整两年后,美国人终于取得了史密森的遗产,变卖成了价值50.8318万的美金。在当时,这笔钱可以买一座小城镇了。

  美国政府最初是准备执行史密森的遗嘱的,甚至国会为此还通过了一部学会组织法。可惜的是,美国政府却将这笔钱用于购买债券,投资却失败了,亏了个血本无归。

  这个事情差点儿就这么不了了之。但就在这时,一个人站了出来——就是曾经当过美国第六届总统的约翰·昆西·亚当斯。

  他以一名普通参议员的身份,强烈批评这种不讲诚信、没有责任感的行为,认为这辜负了一个满心赤诚的朋友对美国的期望。

  当时的美国政府立即作出回应,并马上进行补救。

  国会再次立法,并连本带息地恢复了那笔财产,用于成立史密森学会,在美国的华盛顿建造了一个以史密森的名字命名的博物馆群。如今,这座博物馆群已经拥有16个大型博物馆、1个美术馆和1个动物园,成为美国乃至世界最大的博物馆群之一。

  而史密森学会也成为了唯一由美国政府资助的半官方性质的博物馆机构。而为了表示对史密森学会的重视,做到绝对的开明和诚信,学会的董事会至今都由美国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副总统、3名参议员、3名众议员和9名非官方人士组成。

  而在此间还发生过一段插曲:在史密森离世74年后的1903年,意大利政府准备征用史密森先生遗体所在墓园的土地。美国政府知道后,连忙派出特使带领海军仪仗队,以高规格去意大利迎接这位老朋友的灵柩。

  据说,那天史密森的棺柩上被仪仗队员轻轻覆盖上鲜艳的美国国旗,而此时,忧伤的港口忽然飘起细密清凉的雨……最后,史密森的遗体被安葬在了史密森博物馆总部的所在——史密森学会大厦。

  在这座极具欧洲中世纪风格的城堡里,史密森先生终于安然睡去,不再流浪,供无数游客反复瞻仰。他的陵寝与史密森博物馆群,连同那飘扬的美国国旗,成为了一座诚信的丰碑。

  ——这就是我所追索所了解到的关于史密森先生的一点点故事,尽管如今的史密森学会收藏1.42多亿件艺术品和标本,但是关于他个人的故事却早已因为时光的冲刷而很难得到更周全的追索和复述。

  但是,相信当人们走过那一座座壮美的博物馆稍稍了解到这段历史渊源的时候,大概都会心生感动——这是一种源自诚信的感动,而这份诚信不是来自于个人,是来自于一个国家。

  ——这个庞大的集体对一个老朋友的守信令我感动,这种感动排山倒海,令我身心战栗。
    << 返回首页购买  更多 >>
    标签:百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