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视野 >

印度三轮车夫教我的一堂哲学课

印度三轮车夫教我的一堂哲学课

一位朋友奉告我,他之前在印度遇过几次三轮车夫,都像录音机似的不断反复问他计划住哪个旅馆,并奉告他即将前往的旅馆不是正在整修、闹鬼,就是设备极差,幸好今天运气不错遇到他,因为他们的朋友正好开了一间很棒的饭店……他们像跳针般重复同样的话,直到朋友同意改住他们推选的旅馆为止。

阿格拉,印度最伟大建筑“泰姬玛哈陵”所在的城市,既然是最负盛名的观光胜地,自然也是不法分子诈骗外国游客毫不手软的犯罪大本营,令我心生防备。当我拍完泰姬陵准备离开时,一个三轮车夫叫住了我。

他的头发花白,脸上满布着饱经风霜的皱纹,皮肤粗糙,四肢被烈日晒得黝黑,再加上略为佝偻的背,脚上甚至没有穿鞋,如果他不是拖着三轮车,我还以为衣衫褴褛的他是乞丐。

再看看他没有笑貌的脸,我挥挥手,表示不想搭车。

接着,至少有十辆嘟嘟车在我面前停下来,到目的地有三十分钟的长距离,虽然吃油的嘟嘟车会比吃劲的脚力三轮车车资便宜,但我还是想把车费留给辛勤的人力车夫赚,因此努力寻找看起来对比顺眼的三轮车。

可惜,大多数三轮车夫并不领情,没人愿意载我,“火车站太远了!”他们异口同声地说。十分钟过去,只剩那位车夫顶着热得快将人熔化的大太阳叫客,而准备赶火车的我别无选择,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上了他的三轮车。

上车后,我渐渐发现他和其他三轮车夫不一样,别人是像唱机跳针似的不断游说我去他介绍的旅馆投宿,而他则是一边跑一边回头提醒我行车时小心背包失窃和财物防抢的法子。接着,他用极有限的英文单词和丰厚的肢体语言自我介绍,“Me,three child!”他比出“三”这个数字,然后又用手依序比画了三种身高,我猜他的意思是说,他的三个小孩年龄差不多是十岁、七岁、五岁。

一路上,他既不提自己的名字,也不说自己的事情,却向一个外国游客介绍起自己的孩子,想必子女是他最注重的人吧?我摸摸口袋,还剩下三颗糖果,计划把这三颗糖果送给他的孩子们。

好不容易到了车站,我重复了一次上车前谈好的价格,“是这个数字吗?”没想到他回答:“As you wish.(随您的便)”他脸上以客为尊的专业神采和态度,完全不输五星级大饭店的服务人员。

顿时,我愣住了!因为在印度遇到的司机都是在下车时找尽各种理由加价,而他竟说车资随我的意?于是照着事先约好的价钱付了账,接着把三颗糖果交到他手中,请他转交给他的三个孩子,感谢他刚才提醒我的好意。此时,正巧一个抱着孩子的乞丐妇女看到了我,前来乞讨。

一瞬间,所有的动作都发生得太突然了……在我还来不及意识到那位妇人的来意前,这位三轮车夫已经抽出一颗我方才送给他孩子们的糖果,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放入这位街头妈妈的手心,而这位妈妈也立刻转身离开。

由于赶火车在即,加上语言不通,我来不及询问这位三轮车夫,为什么把糖果转送他人,只得仓促离去。

后来,在印度和美国的旅途中,我认识了几位印度的沙发冲浪主人,一位是印度老医生,另一位则是移居美国在大学教书的年轻教授。当我把这段故事说给他们听时,他们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

年轻教授说:“我们印度人就是这样习性分享啊!”

老医师说:“分享的概念在印度是很普遍的,我们印度卖饼的店,每天早上做的第一块饼是不卖钱的,而是要分送给住在街上的贫民。”

接着,老医师的口中吐出一句令我思索良久的话:“很多人以为印度穷人很多,事实上并不是印度穷人多,而是穷人只能在印度活下来,换成在别的国家早就饿逝世了!”

我像被当头棒喝般感觉震惊!是啊,我们对待乞丐的方式是眼不见为净地洒水驱离,任由他们自生自灭。

“可是,他把其中一颗糖果给了别人,那他一定有个小孩没糖吃,他难道不在意吗?”

我仍不逝世心地追问,终究在我生长的社会,有些人甚至不愿望自己赠送的物品被转送,宁可将物品放坏,也不愿望物尽其用,转送他人。

这下换成老医生大惑不解:“为什么要在意他有一个小孩没糖吃?为什么不想成,这样一来,两家的小孩都能有糖吃?”

我的脑袋顿时好像又被敲了一记闷棍!啊!我们在这个强调赚钱至上、努力赢过别人才算成功的世界中成长,的确很少顾及赢过别人之后,对方处境重不首要的问题

在传统的社会价值观里,所谓的成功是拼个你逝世我活,获得我赢你输的荣耀胜利,而不是双方共享双赢的大同境界。

我们习性把焦点集中在最小的范围,,努力想要胜过别人,也愿望自己的孩子比别人强,于是不是强调自己是华人世界第一,就是全台湾唯一……但是,“万人皆弱我独强”的结果往往是高处不胜寒。

在我们的社会中,有很多人会想:“等我赚到一百万,再来捐一万或一千吧!”这位三轮车夫却是拥有三颗糖就分给别人一颗,比许多物质富足的人还慷慨。也许在物质上,这位三轮车夫的日子过得并不宽裕,但他的心灵层面,可是远比许多富豪都充裕。

还记得在前往印度的班机上,我不断逝世背各种防骗注意事项,却没有想到,在这个我原以为凡事必须小心翼翼、以免被剥一层皮的国家,竟然上了一堂美好的分享课。

“紧握拳头,手里什么也没有。打开手心,却能拥有全世界。”也许有人觉得这是陈腔滥调,但我开始思索,是否“分享才是真正的富有”,独自胜利不算真正的成功,广泽众人才是令人佩服的事呢?

    << 返回首页购买  更多 >>
    标签:我的  哲学  印度  一堂  三轮  车夫  百度搜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