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视野 >

高县长出书

  廖主任闻言眼睛一亮,说:“县长,咱何不就出一本书呢?您想,老百姓要脚踏实地全按您这些重要讲话和指示的精神去做,咋会还受穷呢?他们之所以还受穷,就是因为没有深入贯彻深刻领会这些重要讲话和指示精神。我想……书名就叫《致富之路》吧。”
 
  高士全一听非常赞同,说:“好!好!这意见提得好。这事就交给你办了。”
 
  书很快就印出来了,一共四十万册。高士全一看头都大了,呵斥廖主任道:“四十万册这么大一堆,你没有计划好了就让我签字,你当是小人书呢?我看你印这么多往哪儿弄?”
 
  廖主任一边拨电话一边说:“县长您放心,我还担心印少了呢。”接着,他召集会议,布置任务:县里往乡里摊派,乡里往村里摊派,村里向党员摊牌,党员必须带头购买。
 
  几个月过去了,书没卖出几本,群众却怨声载道。廖主任又给各乡出高招,让他们派专人把售书点摆到各乡、村集市,零售也可。
 
  话说这天四面乡逢会,五里长街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廖主任亲自来到乡里坐镇售书。宣传售书的高音喇叭盖过了所有小贩的叫卖声,震耳欲聋,售书摊前过往的群众纷纷指责这种乱摊派行为。
 
  正在这时,一个农民老汉挤了过来,问廖主任:“同志,我想用牛换你这书,中不中?”人们以为他开玩笑,都跟着起哄。老汉非常认真地说:“我是真的想换。”他指了指身后,说:“你算算,这一头牛能换多少本书?”
 
  人们这才看清他牵了两头牛一头驴,见他不像是开玩笑,议论说:“老汉是不是疯了?这书能下崽能生钱?”老汉越发认真起来:“我这头牛是620斤,那头810斤,刚过的秤。”
 
  廖主任问:“老爹,你是哪村人?换这书干啥?”
 
  老汉脸红了,也不回答,执意说:“你算算呗,我又不让你们吃亏。”
 
  人们大眼瞪小眼瞪了一会儿,就有人掏出计算器算了起来,两头牛可换574本书。廖主任目不转睛地望着老汉,那意思是在说:我就不相信你会舍得用两头牛换书。谁知老汉不领情,说:
 
  “发啥呆呢?点数呗。”
 
  廖主任梦中惊醒一般,对乡里办事人员命令道:“小马,先把牛牵进乡政府。老罗,点数。大李去拿几个编织袋,找根绳子。”
 
  小马把廖主任拉到一边问:“这牛也不知道有病没有?够不够秤?”老罗说:“牵吧牵吧!就是弄头死牛也比这一大堆书强。”
 
  几个人忙忙活活打好包要往驴身上捆,廖主任忽然拦住,对老汉说:“老大爷,既然这书对你这么有用,干脆你把这头驴也折成价换书算了。”老汉说:“那我咋回去呢?”
 
  “我们派车送你回去。”老汉慌了,说:“不中不中,俺家路远,你不知道在哪儿哩。”
 
  任他们百般劝说,老汉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就是不同意。
 
  送走老汉,廖主任兴冲冲地回到县里向高士全详细地讲了一遍事情的经过,说:“一个农民老汉,能把那么大的家业换五百多本书,他疯了?不是。这书肯定对他有用,或者是想转手倒卖也未可知。所以说,书的销售问题,不像有些人说的那么困难,关键是工作态度。”
 
  高士全兴奋得脸都红了,说:“你立刻把这事写成材料,下午两点在四面乡召开现场会,我要亲自讲话。”
 
  开完现场会天已经黑了。高士全开车出了乡政府,忽然想起很长时间都没回家看过父亲,心想反正离这儿不太远,做个顺路人情吧。
 
  车行十几里来到邻近四面乡的高庄乡,高士全把车停在村口回到家里。院子里静悄悄的,年迈的父亲正趴在灶前烧火做饭。高士全埋怨说:“爸,我给你买的液化气灶你不用,怎么又烧起柴火来了?”
 
  父亲也不说话,默默地往灶膛里塞东西,高士全这才看清,灶旁放的编织袋里全是他的《致富之路》。高士全又看看空着的牛圈,全明白了,他气得浑身哆嗦,说:“你、你、你亏不亏呀?你图什么啊?”
 
  父亲说:“图什么?只要老百姓少骂你两句,我做啥都不亏!”
    << 返回首页 购买  更多 >>
    标签: 百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