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校园 >

热爱正当年,青葱已做汤

热爱正当年,青葱已做汤

我高二时在河南上学,成绩不好,肯定考不上好大学,想着湖北分数线低,就转了户口,去了一所省重点学校。每月只有一天假,和监狱没有差别。

全部中学时代,我就只有一张单人照,全部人看起来就是拘谨、自卑、迷茫的聚拢体。

而作为转校生,脾气内向又不懂当地方言,自然没什么朋友。

那时我唯一的“狱友”就是阿洲。撮合我们成为好朋友的是同样稀烂的英语成绩。

我们合伙买了一套猖狂英语,每天晚自习在教室里大吼大叫,同学举报后被赶出教室,一起在操场持续大吼大叫。

高考英语我89分,他56分。

那时他帮我追过一个妞,那个妞是隔壁班的,短发很俏皮,笑貌很俏皮,打扮也很俏皮。

那年的夏天我坐在靠走廊的位置,每次趴在桌子上发呆的时候,都能看见她从走廊经过。

她从没看过我一眼,但我总感到她走路带着一阵风,有香气的、活泼的、俏皮的风。我把这个唯一的秘密奉告了阿洲,阿洲说她个小,皮肤又黑,你喜爱她什么?那时我还是个孩子,我说你不懂,这是爱情。过几天阿洲打听到那个妞喜爱他们班的班长,一个高高瘦瘦爱踢足球的帅哥。然后我们组织了一场班级足球赛,我作为中卫上场,一个倒地铲把帅哥的腿弄骨折了。

我和阿洲都受到了惩罚。

写完检讨,我还写了一封情书。很奇怪,我那么自卑的人,居然会写情书。在这封人生中唯一的一封情书的结尾,我写道:被人喜爱总算是一件好事情,请你不要恐惧。奇怪,为什么那个时候我就知道被陌生人喜爱是一件让人恐惧的事?阿洲把情书送到对方班级的时候,他们班男生纷繁站起来以为是过来打架的。

他嚣张地指着那个妞说:嗨,有人说了情话给你,都在信里!忐忑地等了一周,我收到她的回复,总共只有八个字:先抓好主要抵触吧。开年后一些名校来校鼓吹,我看见那个妞站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摊位前询问了很久。

中财就成了我唯一的选择,第一志愿,不接受调整。然后,我落榜了。我记得那天我妈跟在我身后不停地说:咱分数到了,就是没有上专业线,没事儿的,咱可以复读啊。你别不说话啊,这孩子,你说句话啊!

天下着雨,阿洲也考了所烂学校,打电话叫我去游泳,我没去。从此我们再也没见过面。

那个妞叫什么名字我也不知道,因为脾气内向,因为表白被拒,我也不敢去打听任何与她有关的信息。多年后阿洲结婚让我去喝喜酒,我说你帮我问问那个妞叫什么名字啊。阿洲说你还记得呢?我当然记得。

阿洲和那个妞,是我青春剧里的男女主角啊。而青春,就像一场暴雨后忽然从土壤里冒出来的小葱芽儿,迅速生长,然后被掐断,做成一碗热汤,最后化作一滴泪水。我也曾经无数次猜想:她在哪里?过着什么样的生活?还有,她叫什么名字呢?

我给她取过一个名字:林小烟,后来我写过的文字里,女主都叫林小烟。

而现在,我的桌子上放着一份简历。

刘慧娟,湖北人,,2009年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毕业。

出生年月日:×年×月×日

专业:××××

工作经历……

联系方式xxxxxxxxxx

照片里的人就是她,那个妞,长得特别像宫崎葵。

曾经对她一无所知,现在看她的简历就像在听她诉说过去这10年的点点滴滴。

生活真奇妙啊!

我爱的是林小烟,不是什么刘慧娟。

    << 返回首页购买  更多 >>
    标签:青葱  热爱  正当年  做汤  百度搜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