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校园 >

即使是老师的影子也不能踩

  韩国的教师节在每年的5月15日。这一天大学里的学生们根据自己系里的情况往往要准备一台节目送给老师,时间不长,但很感人。老师们这一天都着正装,准备接受学生们的祝福。
 
  记得我第一次在韩国以教师的身份过教师节的时候,特意选了一套西装,可是步入会场一看我们中文系的全体韩国老师竟然是清一色的中式对襟衫,我后悔没穿旗袍来。不过韩国的“地板文化”在很多场合都得席地而坐,这一次也不例外,果然老师和学生盘膝相对,若穿旗袍坐地上显然有伤大雅,看来歪打正着。
 
  第一个节目是献花。由5位学生分别为5位老师佩戴上一枝玫瑰,然后再送上一捧康乃馨。
 
  接下来的仪式多少让我有点震惊,全体学生分成三排,一字站着排开,由班长一声令下,“呼啦”一声全部扑地向我们5位老师行磕头礼。那时我刚到韩国不久,这阵势还是初次见到。像我这种60后的人在国内别说接受别人的叩头一拜,就是自己对亲生父母也没行过如此大礼。那种亲近却未曾谋面,存在于文字中的古典情愫隐隐地撞击着我,让我心里感到一阵颤动。
 
  行礼之后学生原位站好,轻轻地为老师吟唱一曲《恩师颂》,歌中唱道:
 
  老师的恩惠像天空一样,
 
  仰之愈高,望之愈远。
 
  教诲我们以真正与端直,
 
  老师是我心中的父母。
 
  我将永念吾师之爱,
 
  我将报答吾师之恩。
 
  最后一项就是向老师每人赠送一份包装精美的礼品,我收到的是一套改良式的漂亮韩服。
 
  以后我又陆续应聘了其他的大学。对于教师节来说,虽然有的大学里仪式不同,但大同小异,基本都是离不了献花、行礼、献歌、送礼物这几项。让我感到亲切的是在韩国过教师节是真正的学生给老师过,不是像我们国内由政府或学校给老师过。如果说在中国,师生情突出的是社会性,那么在韩国则更多地掺入了亲情。
 
  在韩国的大学里,老师于学生有绝对的权威,这种权威在社会上也是获得绝对的认可的。韩国有句俗语说:“即使是老师的影子也不能踩。”来韩几年后,特别是当我考进韩国大学攻读博士学位以后,以一个学生的身份对此就有了更加深切的感受。
 
  对韩国的博士生来说,能在五六年之内拿下博士学位已经算是快的了,八九年拿下很正常。一般来讲,博士生们都是在前两年完成课程的学习,然后是长达8年的研究期。也就是说在8年期内取得博士学位都是有效的。如果超出8年仍未完成,则要参加一项考试后再延续申请论文期限。
 
  博士课程修完后,韩国学生几乎没有敢于向导师提出马上写论文要求的,这样的话会被看成无理。他们有的要给导师有偿或无偿地做助手;有的则自己找差事谋生存,因为没有学位,只能做一些临时性的时间讲师之类的工作。我曾问一位先辈(相当于中国的师哥师姐)如果向教授提出来会怎么样,她大为诧异地看着我说:“为什么要没事找导师骂呢?”我说中国的博士3年就可出一个,她则瞪大眼睛看我像看天外来客似的,大概那天她一定觉得我哪根神经搭错了。
 
  把韩国大学生们对老师的态度看作尊重喜爱的话,那么硕士博士生对导师的态度则可用谦恭敬畏来形容了。因为导师不容置疑地决定他们的学业命运,如果碰上较真儿的学生那倒霉的只可能是他自己。我认识的一位药学博士,因为理念问题跟导师有了冲突,最后只好以退学了结。前面几年的学费近十万人民币全都白交。因为他知道即使他再学下去,他的导师也不会给他学位的。导师只要不犯法律上的问题,是谁也奈何不了他的。这位肄业药学博士最后一气之下报名参加赴伊拉克的韩国军队,冒险挣钱去了。
 
  但是韩国的导师也不完全都是威严的一面。出了课堂和研究室,导师对学生也会表现出慈爱的情怀。比如韩国学生结婚仪式上重要的角色——证婚人通常都是导师,这时导师就会像夸赞自己孩子一般历数弟子的成长过程、引以为傲的业绩等,并且把最美的祝福带给这对新人。我参加了几次韩国人的婚礼,看到“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理念在这个现代社会里居然还那样顽强地生存着,让我有些感慨。
    << 返回首页购买  更多 >>
    标签:百度搜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