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周立波:幽默也是一种实力

央视面对面播出:《周立波幽默也是一种实力》,以下为节目实录

总导视:

“这个时代需要一个像周立波的人出现,而我正好是周立波”。

“我经常是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去证明自己的笨拙”

幽默一种状态,幽默也是一种实力。”

柴静:“但你知不知道中国有句老话叫言多必失?”

“其实很多人是担心你膨胀。”

“你不会被名利裹胁而去吗?”

“你会认为是恰逢这个时代吗?”

人物简介:

周立波,43岁,

上海世博会形象大使

创立“海派清口”,被称为上海脱口秀文化第一

这恐怕是这种规模的大型演出里,舞台上表演人员最少的一种。因为每场演出,台上的演员只有一个,他叫周立波。他梳着头路清晰的小分头,穿着笔挺整洁的贴身西服,仅靠自己的一张嘴,在不到三年的光阴里,打响了自己的品牌,打响了一个以前从来没有存在过的演艺模式——“海派清口”。

周立波1:海派清口。

记者:很多人都没有听过这四个字。

周立波1:当然,我自己都没听过,我自己创作出来的呀,我创造的。

记者:为什么是这四个字?

周立波2:海派代表上海,海派文化,海派清口是针对荤口,粗口,混口而言,我代表我很玉树临风,就这样。

记者:你一个清字就等于说是要和别人划河为界。

周立波2:你可以这么理解。就是说,我有这个信念,我有这个追求,我有这个能力。没有一个曲艺演员说,我想成为一个思想家,但是我很不要脸地说了;没有一个曲艺演员会跳跃曲艺之外,去关注民生,或者是医改,房改,教改,金融时事,国际形势,时事新闻,我很不要脸地去关注了,我也做到了。

记者:今晚在上海这个剧场当中,坐满的四千多人,每个人都是买了几百块钱的票,来这儿去听这个曾经的诙谐戏演员,去点评我们生活当中每天都在发生的新闻和热点。这个人叫周立波,不管你喜爱还是反感他,你都不能够忽视他的存在,而且要去问这个问题,为什么是他?

周立波:说上海世博会成功或者不成功,我们得先有一个参照物,美国比中国厉害吧?1984年路易斯安那州,美国新奥尔良市办世博会办到破产了。如果以这个为准绳的话,只要世博不破产,就是成功。(掌声)。当然,破产也不会奉告你的。(笑声,掌声)

柴静:那你要想,破产也不奉告你,这句话有人会听着不舒服。别人会问你不是世博的形象大使吗?你怎么能……

周立波:因为我们的世博不可能破产,我们已经很成功很成功了,人数天天在创记载,上海你去看看,房间你都订不到,三星级的宾馆你都订不到,整个订满了,我家已经准备开门迎客了。

讲解:演出时,我们发现,上海相关部门的好几个指示也坐在台下,和其他看表演的群众一样,时不时爆发出阵阵笑声。周立波的海派清口表演,票价最高曾被黄牛炒到过2500元一张。两个半小时的光阴里,他用他特有的周氏语言方式,对社会民生问题和热点事件进行评点,上海本地发生的社会新闻,也常常成为他表演的弹药和包袱。

周立波聊上海倒楼事件

记者:上海倒楼,发生在上海,这个事情也……?

周立波2:也被我侃了。

记者:你不会认为?

周立波2:这是周立波本人的大气,这也是这座城市的大气,所有上海人跟我在一起笑。当一个民族曾经有过的伤痛能够被用来调侃的时候,只能说明这个民族已经从这种伤痛中走出来了。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很有积极意义。

周立波演出的票常常一票难求,他的规矩是不赠票,不包场,回绝团购,回绝打折,要的就是实打实的散户、个体户,票子都是一张一张卖出去的。他的演出经常有人专门负责记载笑声,据统计,120分钟,观众席笑声能达到680至700次,平均每15秒笑一次。

周立波:这个时代需要一个像周立波的人出现,而我正好是周立波。

记者:您是说您红了,是因为这个时代?

周立波2:对,这个时代需要一个像周立波这样的人。而巧合的就是我正好是周立波,仅此而已。

周立波聊医改、房改、股市

周立波2:周立波的表演没有蓝本,很多媒体问,周立波你的底线是什么,我说我没有底线,怎么会没有底线,我不变态,我不刻薄,我对社会,对道德的认知有一个中界线,是不和大众道德相悖的东西,我为什么怕?

周立波2:有人说周立波“敢”说,我说你错了,是周立波会说。

记者:敢和会的差别是什么?

周立波2:敢需要勇气,会需要智慧。一个敢打架和一个会打架的人是不同的,会打架的人他可以一剑封喉的,敢打架,他是冲出去,满身伤疤出来的,对吗?

记者:有人认为不碰这个,我们一样搞曲艺,搞的挺好的,干吗非要去碰时事呢?

周立波2:我关注的人群是被漠视的人群,但反而是很首要的人群。服务公众,“众”如何写?

记者:三个人。

周立波2:OK,是叠起来的人。

记者:你想说什么?

周立波2:你可以为左边服务,也可以为右边服务,同时你也可以为上面的服务。

记者:你知不知道中国有句老话叫言多必失。

周立波3:我是常在河边走,就是不湿鞋。

记者:人家说凭什么?你现在走了三年。

周立波3:凭什么,当你知道我为什么的时候,你就知道我凭什么了。不是三年,三年前还有40年。

记者:那你担不担心你先是把一个门打开了之后,也许你正在进去,但是如果时代的气氛有所变更。

周立波3:时代的气氛有所变更,我也变更。

记者:你不担心这个门再关上吗?

周立波3:不可能。

记者:为什么?

周立波3:从我对全部国家的信心和我对全部时事的判断,中国只会越来越包容,而且随着它的国际地位和经济实力的不断提升,我们对快乐和幽默的理解会越来越宽泛。

调皮大王,有着怎样的童年?

记者:你算是孩子王吗?

周立波1:二王。所以我挺二的。

什么样的成长经历,造就了今天的周立波?

记者:你回绝拜师?

周立波1:对,所以我反传统。

被判入狱,商海沉浮,他经历过怎样的人生?

记者:你那时候反思过你自己吗?

周立波:我经常是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去证明自己的笨拙。

讲解:周立波,祖籍宁波,1967年出生于上海。在那个曲艺形式相对贫乏的年代,一两年级的周立波就已经作为革命鼓吹小分队的一分子,经常上台演出。

记者:那时候的曲艺是什么样的曲艺?

周立波1:当时的那个独角戏、诙谐戏都是封资修的东西,都扫进潦攀历史垃圾堆了。相声是可以演的。

记者:什么样的啊?

周立波1:首先我先奉告你不好玩,但它的场面很好玩。

记者:怎么了?

周立波1:就是你让下面同学笑和同学拍手,你只要把语调弄出来,我说一个相声叫《未来世界》,塑料的汽车,塑料的花,塑料的马路把歌唱~~~(拉拉调),下面就哗哗(鼓掌)的。你是机器机器机器人,呀呀…(很夸张的语调),很傻那时候。

记者:这里面听着没有任何幽默的成分?

周立波1:对对对,你只要语调一上去,一定鼓掌。

讲解:童年的周立波,并不满足于舞台上毫无赌气的演出,于是在生活中上演了一出又一出令人啼笑皆非的戏码,他的表演天分也在此时初露端倪。

周立波:包括我看了一个电影,看完电影,我就会看看家里面没人,可能妈妈一两天没打过我忘了,我会把家里面的蕃茄酱撬开,涂在脸上,涂在这里,然后再用墨水,弄完之后贴在天上,整个紫的身上,那时候窗帘是泡泡纱,下午拉起来,然后一把菜刀上面蕃茄酱倒完,然后我就……(做出一个他杀现场的表情),把我妈吓的,就逃出去了我妈,哇,真的以为逝世了,我妈一叫,我也跳起来了,我就往外面逃了,我妈再折返回来,折返回来正好堵住我,拖鞋(打)。

讲解:童年的顽劣和被妈妈暴打的经历,后来都成为了周立波舞台上的段子。

周立波1:打到最后打成境界了,到境界了,打完以后再问什么事。

记者:肯定不会错?

周立波1:一定,一定不会错。

记者:但是你算是孩子王吗?

周立波1:二王,我永远没当过一王。

记者:你认为当一王风险高是吗?

周立波1:(一王)冲锋陷阵的,二王适宜的时候就可以开溜的。

记者:你的二王气质一直在节目当中。

周立波3:所以我挺二的。

讲解:1981年,虚岁不到15岁的周立波报考上海国民诙谐剧团,几千个人竞争十几个名额,尚未满招考年纪的周立波竟然提前三轮被破格录取。

周立波1:我是严顺开老师招我进去的,就是因为我的一个反应,当时的反应是一个成人也反应不出的反应。

周立波1:我就说妈妈妈妈快点回来,爸爸买了一个电视机,他说哦,是什么电视机啊,是什么电视,哦是个彩色电视机,彩色电视好看好看,真是色彩非常好看,怎么色彩好看,那真是黑白分明,彩色电视机怎么黑白分明,今天放黑白电影。

记者:你当时没愣一下吗?

周立波1:愣都没愣,哗就出来了,反应到现在很多成人都做不出的,不可能做出来。

记者:你说完之后,他就说就是你了?

周立波1:对啊,他说停,就是你了。

讲解:这就是当年的诙谐剧团“大可堂”的旧址。 29年前,周立波来到这里,开始他正式曲艺生涯训练的第一步。他在这里经历了4年正统的诙谐理论与演艺培训,每天六点钟起床,一天两个小时练功,练就了他唱念做打的身段和扎实的曲艺基本功。

周立波:这边原来都有把杆的。

记者:练什么功?

周立波(剧团):练毯子功,跳舞,跳民族舞,跳芭蕾舞。

记者:学那个对表演有什么?

周立波(剧团):你的肢体,你看我和所有曲艺员台上肢体不一样,不会一样的,这就是因为原来我有舞蹈功底。

讲解:在诙谐剧团,周立波的天性得到了更好的释放。青春期的他经常冒出种种恶作剧的怪点子。天性顽劣、精力过盛的他也经常逃课。

周立波:逃课怎么逃呢?就到我们的文营医院,是栋小洋房,然后我们就把门倒立。

柴静:干吗?

周立波:倒立5分钟,倒立完了以后就爬起来,跟你说,医生我怎么,你看看,都红了,一倒立一定充血的,10分钟之内一定是充血的,一个星期休息,就这样。

柴静:你的老师应该很领会你了吧。你的把戏。

周立波:后来很领会了,但原来是不知道的,后来一次老师是跟在后面,而且真的真的是叫碰到鬼了,我门没打锁,我还倒立,老师说你立,立。后来想请假就是不可能了。

讲解:周立波师承上海知名诙谐戏艺术表演大师周柏春、姚慕双、严顺开等人,他从每个人身上都汲取了表演的养分,但反传统的他,从来没有真正拜过师傅。

周立波2:我们周(柏春)老师就很优雅,很清,很纯,很洁净。

记者:你说周老师?

周立波2:对,他面无表情,照样可以让台下忍俊不禁。

记者:可不可以说你是接续上了他的春秋?

周立波2:受到了影响,那我受影响人很多。

周立波1:但我没有拜过老师,我所有同学当中只有我一个没拜师,我回绝拜师嘛。

记者:你回绝拜师?

周立波1:嗯。

记者:这不是一个行业的传统吗?

周立波1:对,所以我反传统。

记者:你为什么要回绝?

周立波1:为什么我姓周,要变成严派,为什么要姓周要变成姚派?

记者:很多人认为那只是一种学习的方式?

周立波1:不是,一个人应该把别人捏碎变成自己,不能把自己捏碎变成别人。

记者:你在多大的时候有这样的想法?

周立波1:我20岁的时候在西宁晚报上就写了,周立波的老师是周立波。

记者:会不会太狂妄了?

周立波1:是的。后来给老师骂了,报纸已经登出去了,骂了也就骂了。严(顺开)老师当时,这小鬼,这种性格一直闯祸,早晚要进去,后来我就进去了。

讲解:周立波天性中自我、叛逆、反传统的一面让他在舞台上很容易崭露头角、独树一帜,但他顽劣、自傲、恃才放旷的脾气也给他的人生埋下了危险的种子。严顺开老师的一句话一语成谶。19岁就已成为红遍上海滩的“小诙谐”的周立波,在他23岁那年,因为误伤当时猛烈反对他恋爱的女友的父亲而被判入狱。

周立波:想想其实我迎头痛击的事情太多了,今天还在台上接受观众的掌声,鲜花,这孩子真聪明,第二天七点钟就被公安局抓进去了,第二天的早晨1点15分,进了一个牢房,10平方米不到,关了24个人的牢房。

记者:但是200多天失去自由,这是个巨大的代价。

周立波1:这是代价,同时这也是经验,这也是成本,我体验了别人不太可能体验的那种生活。

记者:那200多天,你那时候反思过你自己吗?

周立波1:就是我在30岁之前,我的自控能力是很差的,很聪明,但是自控能力差,再往小就是多动症,多动症以后如果没治愈,就是自控能力的缺失。自控能力的缺失就是在于在没有预料的前提闯祸,闯那种没有价值的祸,就是这样。

讲解:周立波在狱中度过了205天,最终判刑三年,缓刑四年,为他当时的鲁莽付出了沉痛的代价。1994年,缓刑收场的一天,周立波策划了一场大型诙谐戏叫做《我的未来不是梦》,连演了15场,之后,他抉择弃演从商。在周立波的自述里,他在1992、1993年做过投行,经手好几个亿;还曾做过房地产策划;1996年是沪上排名第三的装潢公司老板;但是,他也承认自己“易于开拓,不易于守财”。

周立波:我的三起三落,我一做就可以做很大,一大就爆,起来再起来,再起来。

记者:爆是什么概念?

周立波1:生意不好了,或者就做砸了,或者亏钱了。我可以在最短光阴里面奋起,我会在很快光阴里面爆掉。

记者:你想过做爆原因是什么吗?

周立波1:我的脾气。我聪明到可以洞悉一切危险的存在。但是我的笨拙在于还是它让发生了。所以我经常是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去证明自己的笨拙。这就是我的脾气,很对冲的,像对冲基金一样的脾气。

周立波1:我是个很怪的人,但我在生意上我对自己评估是不成功,能做事,但守不了家,所以现在状态是最好的,有生意成功的经验,又有生意失败的经验,知道生意的本色是什么,然后再回归自己最嗜好的舞台。

创始海派清口,有着怎样的艰辛?

记者:那你要知道从那以后你就只能耍自己了?

周立波1:我有一骑绝尘的感到。

舞台上的他,如何逐渐臻于成熟?

柴静:那么多的人到底给你的是压力还是高兴?

周立波:你站在台上你就要有沧海横流方显英豪本质 舍我其谁的那种气概。

讲解:2006年初夏,39岁的周立波在朋友的劝告下,抉择回归舞台。2006年12月31日,他在兰馨剧场开始第一场“海派清口”演出。空空的舞台上,他的道具,除了两只欧式古典风格的沙发外,只有一个提示架。他的第一场演出,演的全是自己的经历。这场演出,是他沉浮商海数十载后第一次回到舞台。台下既有他从前的影迷,有他少年时的玩伴,还有看着他长大的恩师。

周立波1:其实我想回来是在95年产生这个念头的,我一直在看电视,就越看越看不下去。

记者:怎么了?

周立波1:我认为我们诙谐怎么这个样子了。庸俗不堪,表面繁荣,电视绑架了诙谐,然后诙谐把电视给撕票了。因为它的问题在于我们大部分的从业人员的文化修养太低,诙谐的入门门槛太低,只要会说话就能唱诙谐。越来越没内容,越来越没内容。

周立波:其实这都是基本功,你把基本功去是很傻的一件事情。这有什么可以值得去炫耀的呢?

柴静:你刚才那段太厉害了,你刚才那段说的什么?

周立波:金林塔。是我们传统曲艺的绕口令。这个对我们来说,太根基的东西了,20年前在玩的东西,他现在还在赚钱,太不负责任了。

柴静:那可能有人听这句话不舒服,说这是你对传统的轻慢。

周立波:No,不是,我是掌握了以后,我奉告你不要去吃那个老本。

记者:你可以说我不要走跟别人一样的路,但是,你要走什么样的路?

周立波1:我要走我现在走的路。

周立波2:我初期我就说,我要做诙谐中的交响乐。

记者:两个听起来完全风马牛不相及。

周立波2:是,诙谐一样可以高雅,我说以优雅的名义诙谐。我想改变诙谐的现状,以一己之力。

记者:但你要知道从那以后你就只能耍自己了?

周立波1:是啊,但是我没认为高处不胜寒,我有一骑绝尘的感到。

讲解:于是,“海派清口”演出的大幕就词攀拉开,一演就愈演愈烈演了三年。海派清口交融了单口诙谐戏、相声、小品、广东的栋笃笑、结合了演讲和表演和时事评论,是一种全新的演艺形式。

记者:大概这就是天分。

周立波1:天才。

记者:真不惜的夸自己。

周立波1:真的是这样,但是我认为天才不一定是天生的,也有后期努力。我是个主动学习的人。

讲解:采访历程中,我们还看到,在说话时,如果灵感突然迸发,周立波会立刻掏出一本小本子,将想到的句子记下来。

周立波:有灵感的时候记下。

记者:你这样记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用对吧?

周立波:对,人只要有经过文字的,一定会有记忆的。

柴静:我很少看到会有人像你这样一定拿个本子。你什么时候养成这个习性的?

周立波:很多年了,我是一个很勤奋的人,我的勤奋在背后,没在人前。

讲解:周立波对自己演出的要求是推陈出新,紧跟时局,他奉告我们,他每天平均订阅14份报纸,一个月的废报纸能卖18块钱。他每天7点半起床,看昨天没看完的报纸,九点以后看新到的报纸,一边上网,一边记载,一边听自己喜爱的音乐。10点半左右睡一个回笼觉,12点吃饭、游泳,然后持续看新闻,上网

周立波:我一边看报一边用电脑,我眼睛睁开会对手机要说早安,晚安的时候也是跟它说晚安。

柴静:你看起来跟很多人看有什么不一样?

周立波:我会从人家想不到的角度去看,我会选择角度去看。比如说标题,科教文,这应该是科教文新闻,《一切为了大学生健康成长》。奉告我们什么?就说明现在大学生不健康,但他还在成长。比如说《四大因素可能推高物价》,我们知道有很多因素可以推高物价,你能不能奉告我有没有什么四大因素可以降低物价的?

周立波1:当现在一个热点出来,然后我能说出别人说不出的一种幸福,就认为很牛。比方当我脱口而出什么是白领,就是领来工资统统白领的时候,下面哇的时候,这种幸福的感油然而生,从心底升腾上来了,全部人都飘的,什么叫按揭,就把你按倒在地,一层层揭皮,太帅了这种话。

讲解:5月28日下午,复旦大学视觉艺术学院邀请周立波来到校区,给大学生们做一场海派清口的讲座,讲座收场后,周立波现场回答同学的各种提问

周立波1:说不清楚的节奏,一个演员站在这个舞台上面,考量的是什么,你的驾驭能力。我可以让12000人不说话,我可以让他们同时欢呼,这是我的自信,这也是我的经验。

记者:很多人是非常害怕在舞台上的停顿和默然的?

周立波1:这是不自信的表现,因为你站在台上,你就要有沧海合流方显英豪本质,舍我其谁的那种气概,要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我就是洪水猛兽。

记者:所以那么多的人到底给你的是压力还是高兴?

周立波1:高兴。

记者:这么单纯?

周立波1:对,很高兴,非常高兴的,我可以在“嘭”说完话以后,我就搭着铺架这样看他们10秒钟,OK。

成名之后,生活有何不同?

记者:“人一红了,原来的生活都分崩离析了?”

“你不会被名利裹胁而去吗?”

“有的人会担心你膨胀了”

南北文化,是否有优劣之分?

记者:海派清口跟二人转哪个好?谁是第一?

周立波2:由南向北周立波是第一,由北向南周立波是最后。

玩转时事,如何维持幽默?

记者:你曾经说 ,幽默就是气力?

周立波3:幽默是一种状态,幽默也是一种实力。

讲解:周立波是个强调声调的人,然而,与他名字中的“波”字一样,环抱他的风波总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记者:你知道,很多人是关切你,是非常愿望能看到你悠久的生命力。但是也有人会说,中国人有一句老话,叫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我们见过这样的故事。

周立波2:对,我也见过。但你又知道,还有一句话,叫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高于岸,流必湍之,这是一个社会现象。

记者:会给外界一个印象,人一红了,原来的生活都分崩离析了?

周立波3:因为这个世界发生太多这种事了,我现在处于第一句,“原来他是个这样这样的人”,然后“原来他不是这样这样的人”,我还是我这样一个人,无所谓。

记者:我们在关切的是成名之后的周立波,会不会失去一些原来简单和真挚的东西?

周立波3:没有,我的朋友还在。

记者:你不会被名利裹胁吗?

周立波3:不会。就是我看人更清晰了。我的核心竞争力是我的创作力,对吗?

讲解:周立波在表演中,常常会拿各种名人开涮,他惟妙惟肖的模仿是他表演的一大特色,但这种模仿会让人担心被仿者不快。

记者:比如说我看你今年做两会那个节目,一周立波秀里面,你会直接拿刘翔这个拿出来说。

周立波2:并不代表我不爱刘翔,我也调侃韩红,谁都知道我很喜爱韩红,我还侃冯小刚,我把他侃的最厉害。

周立波2:我认为小刚是个相当大气一个人,我们前天爱乐十周年的时候,一起受邀,我马上主动跟冯导说,赌气吗,不赌气,好玩,缺演员吗?(他说)缺你这样的演员。这种调侃没有任何贬义的,如果说谁听我调侃他,不兴奋的话,那我就说算了,以后不侃你了,你不值得我侃。

讲解:周立波在表演中,也经常拿南北文化的不同作为逗乐的包袱。

记者:为什么有人会认为你是在节目当中,比如说你埋汰东北人。

周立波2:我们在春晚一直被东北人埋汰,他们说了二十年我们上海人,跟着一块儿笑了二十年,我说了一句他们就跳了,这说明什么呢?

讲解:作为南方笑文化崛起的代表人物,周立波时常被当成南方文化和北方文化的一个参照物。其中最引发讨论和争议的,是他和北方相声代表人物郭德纲的几场口战。

记者:郭德纲说,如果一个同行说我低俗的话,他的动机就是爱慕嫉妒恨。

周立波2:我从来没说过郭德纲低俗啊。

记者:既然你说比如吃大蒜之后,你还让别人难受,而我喝了咖啡之后,我让别人认为香。也是有个优越感在里面?

周立波2:那不是。在比较产生以后一种噱头,很好玩。这是有趣,让大家话都能接得住,我跟郭德刚之间我认为是一种有趣,他说我的任何一句话,我真的不赌气,哎呦,来了。

记者:就像你们俩打球?

周立波3:我认为有趣,蛮有趣的。大蒜与咖啡,那个大蒜与咖啡共融,秋水共长天一色,我认为是一种乐趣。我觉得郭德刚是我非常喜爱的一个表演艺术家。

记者:你把他称为表演艺术家?

周立波3:当然,所以我就说,如果相声有明天,郭德刚功不可没,如果相声没了明天,跟郭德刚没关系。

记者:你认为他是一个很大的对手吗?

周立波3:没有,这两条门路,热带鱼和河鱼完全不同,都在鱼缸里面,但不在一块。

周立波3:社会的先进性就是就是由社会分工的细化开始的,一个文明的社会是由细分开始的,越原始越粗糙,越笼统越粗糙。

记者:我几乎看每一个节目,都在被同一个问题,海派清口跟二人转哪个好?谁是第一?

周立波2:你看我的回答多智慧,由南向北周立波是第一,由北向南周立波是最后,海派清口和二人转相声之间,是相同经度不同纬度的东西。

讲解:在剧场演出获得巨大成功的周立波开始尝试其他演艺形式,如录制电视特别节目《一周立波秀》,如与北京爱乐乐团触电,携手交响乐,对话知名指挥余隆等。他还接拍了两部电影。2010年5月24日,周立波《我为财狂》的演出场地从美琪大戏院搬到了长宁体操中心。在三年的光阴里,周立波完成了从600座的兰心大戏院、1300座的美琪大戏院到3700座的长宁体操中心的转换。2010年的虎年春晚,导演组曾经力邀周立波加盟,但被周立波以档期太满为名婉拒。

记者:你一次演出要两个多小时,然后你每次演出还要尽可能更新,你还有电视节目,这样的话,会不会变成一个虚胖的?

周立波2:我到现在三年了,我的出镜率是很高很高的,还没有观众说周立波虚胖。

记者:其实很多人是担心你膨胀。

周立波2:他们以为我已经膨胀了,他们觉得膨胀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我的容量。这人两杯啤酒下去,喝醉了,他不知道他能喝二十杯,所以公众没错,他也没错。

记者:你不担心是对自己的判断会出点失误吗?

周立波2:一个43岁的男人对自己的判断应该不会失误,半世人生走过了。

记者:你知道有的时候市场,甚至这个需求是一个很难把持的东西。这个怪兽有可能会拉着你去一个,你根本就没有想到的地方。

周立波2: 我在兰欣680(座位),是我走美琪,就有人跟我说,不能打,这是逝世路一条,我走给你看,事实证明胜利了,说你不能出DVD,我一定要出DVD,所有的判断是我一个人完成的。从2006年一直到今天,我没踏空过一脚。

记者:但是这种自信会不会让你低估以后会面临的风险。

周立波2:不会。因为我知道自己的能力。也许我是你采访过的最智慧的嘉宾之一。

记者:你反正是我见过的最肯定自己的嘉宾。

讲解:人们对周立波的种种关心,担心,包括提醒,并不仅只是针对一个艺人,而是愿望这种艺术方式能够更好地发展下去,,为这个时代供给更多的可能性。周立波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说过一句话:只有幽默了,一个民族才有愿望。

记者:幽默就是气力,这话怎么讲?

周立波3:幽默是一种状态,幽默也是一种实力。

记者:实力?

周立波3:幽默是需要实力的。

记者:但是你要知道,其实我们或者说这几十年当中对幽默是很陌生的。

周立波3:这个世界每天在接触很陌生的东西,对吗? 

记者:你会认为是恰逢这个时代吗?

周立波3:不,我们都是时代的幸运儿,是社会进步了。

记者:进步是指什么呢?

周立波3:各方面进步了,社会宽容了。这是社会多元化的必定趋势,只不过我是在风口浪尖,我是第一个敲门的人,其实里面早就在说:进来吧。



来源:好看看 http://www.goodkk.com/renwu/14260.html


[ 打开 专访周立波:幽默也是一种实力 截图页面 ]